• <rp id="d56w1"></rp>

    <dl id="d56w1"></dl>
          <dl id="d56w1"></dl>

            <output id="d56w1"></output>
            
            
            <dl id="d56w1"></dl>

              <dl id="d56w1"></dl>

              1. <li id="d56w1"></li>
                  1. <output id="d56w1"></output>
                  2. <li id="d56w1"></li>

                       
                      尹稚:規劃未來與規劃的未來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www.hovr.tw 2018-10-25 6:51:17 來源: 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字體: 打印本頁

                          10月19日,由清華大學主辦的首屆中國發展規劃研討會開幕,本次研討會聚焦“規劃與中國發展”。清華大學中國新型城鎮化研究院執行副院長、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尹稚在會上作了題為《規劃未來與規劃的未來》主題報告。

                          過去30年,我在清華教過書,參與并主持了不少城鄉規劃項目,也做過企業,但是核心內容還是圍繞著規劃工作來的。我所主講的課程其中很重要的一門叫《城市規劃方法論》。所以我今天講的議題可能更多的探討一下規劃本身的科學性問題,或者叫“規劃的規劃”。
                          人類是如何規劃自己未來的?這是所有規劃行為面前的一個基本規律或底層規律,不管搞社會經濟還是搞空間的還是搞其他工作,如何從A點(現狀)走向B點(目標),走向我們自己的未來,有很多共同規律可以遵循。下面這張圖并不是我的創造,這張圖在很多規劃教材里有不同的變種,最原始的版本大概是1970年前后,一個美國的計算機專家Melville·C·Branch,在《連續性規劃》中第一次使用了這張草圖,后來隨著學界對規劃科學認知的深入而不斷深化。
                          首先,我們講戰略規劃需要有一個戰略指引方向如圖中的大箭頭所示,正如黨和國家制定的方針政策。
                          第二,任何一個大政方針確定后如何校核我們具體的行為、行動。總體路徑和大目標之間是什么關系,通常有一個邊界評估,如圖中扇形的兩個邊界。評估行動是做的過了,還是做的不夠?
                          其次,圖中的很多線,代表各種各樣的專項規劃、各種實施層級的規劃,在不斷的向目標發展。當其觸碰到邊界約束條件的時候,會產生報警反饋,或風險管控。或許在一個時期內評估的效果不好,可能這種失誤就會持續一段時間,也就是我們經常講的交學費,即在大目標范圍內有不良的溢出就會交學費。
                          所謂強管制規劃就是這個扇區開的角度比較小。但角度小,例如計劃經濟時期,角度小有其作用。比如投資高度單一化,是以效率為絕對優先,當然角度越小可能效率就越高、資源浪費越少。但角度過小,政策的寬容性就變得非常小,整體社會挫敗感會很強,涉及到宏觀信心問題。對于規劃科學研究,一個是目標方向如何選?這個方向是很復雜的,不是一個簡單的數學題,既受到歷史原因影響,也受到某個地域及其外部條件變化的影響,方方面面都有。
                          比如中國為什么會發展到今天這個模樣,可能有自己的理論創造,有自己的實踐,同時,它的每一步前進也從來沒有離開過大國的背景變化。共產黨從建黨走向執政,走向到現在這樣一個大國的執政黨也從來沒有離開全球背景的約束或者變化影響。同時也受到深刻的中國的民族性特征、地域性特征、資源性特征等等方面的影響,共同決定了目標走向。這是我們允許的目標偏差,是性價比的問題、是技術可操作性的問題。行政和公正性的評價等等都決定了政策寬容度角度的大小,這兩條邊界線到底該怎么劃。
                          當然政策、目標不會不做調整,過了若干年,特別是針對年度計劃和行動計劃會做出一些調整,以使得它更接近這個大戰略目標的實現。其實人類走向未來的行為并不像很多人想的那樣一開始就有一張美麗的藍圖,可以一張藍圖干到底。很大程度上可能是政治藍圖畫到底確定了目標方向,但是具體實現過程中是試錯、容錯和報錯的過程。沒有試錯的勇氣就沒有中長期規劃;沒有對試錯的寬容未來路上也不會走的太順利;沒有對錯誤的風險防范預警機制可能付出代價會得不償失。這是這張圖重點講的,即規劃本身也有其科學性。
                          所謂弱管制,大家都覺得皆大歡喜,或者大家付出的代價可能更大一些。弱管制好處就是寬容性加大,我們改革開放40年代如果沒有足夠的寬容度和容錯機制中國不可能走到今天。
                          所謂規劃折騰,有時候折騰并不是說在大的方針政策目標范圍內怎么折騰,而是頻繁的調整、折騰這個邊界。忽大忽小、忽近忽遠,這種折騰會帶來大量的資源性的浪費。
                          另一方面,除了目標導向型或從現在的節點走向未來的科學規律之外,規劃還存在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計劃經濟如果把社會作為一個復雜的巨系統,把地球作為一個復雜巨系統,對系統的規劃是干嘛的?規劃是對系統的運營過程做出人為的干預,試圖達到系統狀態的更優化。
                          這只是個理論課題,其實我們會發現,在面對一個復雜巨系統的時候,有兩個東西是邁不過去的,一個取決于你對未來的精準判斷。過去我們一直迷信我們有能力做到精準判斷,最典型的就是計劃經濟可以算出未來多少年全國老百姓需要消費多少襯衫鞋子,然后很精確的生產這些東西,達到資源利用的效率最大化,不浪費任何的資源。但是搞過自然科學系統工程控制你就會知道,對于一個由復雜的自然要素與人工要素組成的巨系統,到目前為止無論是自然科學的進步還是半定量化的社會科學的進步,都不足以支撐我們更精準的預測未來。而是要根據市場反饋的供求信號來調整我們的源頭和目標。
                          這些年大數據進步了,有人提出能否重回計劃經濟、共產主義,這是不切實際的想法。大數據并沒有解決對未來精準預測的問題,大數據的進步目前解決的是對系統狀態更為精準的描述,以及系統反饋信號時滯的大幅度下降。
                          過去,市場經濟(反饋控制為主)產生大量資源浪費,從生產原點到末端產生信號并返回來,可能需要一兩個月以后才能有數據集總反映產品是多了、少了還是恰好滿足需求的,即供需關系匹配是否正常。現在數據采集和反饋技術的進步可能把這個時間壓縮到一周、兩周內,甚至個別領域可以做到實時反饋。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們可以計劃更長遠的未來,而是根據末端信號調節前端的能力強化了,我們可以用更少時滯效應實現調節。這也是規劃的另外一個技術問題。長遠來看,還是應更多的走向市場的道路,即反饋調節,而非前饋控制。
                          上面這張圖就反映了,針對規劃的未來,怎么看方針的作用、怎么看政策邊界的作用、怎么看行動計劃與中長期規劃之間的關系,以及如何針對中國現在充滿不確定性的國際環境和內部環境的變化,建立起試錯機制和風險預警。這是未來5到10年中中國所有規劃工作中更值得關注的,而不一定是要如何更精準勾畫一個對于未來的方案性或定制化的藍圖。
                          規劃走了這么長時間的道路,你會看到它也是在不斷的變化。第一,全球普遍認為規劃的背景因素日益多元化。城鄉規劃自創立那天起大家想通過空間改造來改造社會。從自上而下的實體規劃,到自下而上的規劃,再到多元規劃和伴隨IT技術發展所追求的連續反饋性規劃,甚至有人提出來不光要規劃人類社會還要規劃整個地球。這也是很多院校,包括國際著名院校,把城市規劃專業歸為環境規劃的原因。即所有物種都要和諧共生,這個剛才有很多專家也都談到了,可持續發展和規劃的關系。
                          同樣的,大家會看到,規劃不僅僅是科學,規劃自從誕生之日起就是一種社會行動,不是簡單一個人說了算的,而是要達成社會共識。自誕生那天起也在探討達成共識的途徑,比如戰略規劃。我們老說規劃是拍腦袋,其實拍的就是技術專家腦袋,雖然他們掌握的知識更全面,但他也是在一個片面的體系下做規劃。
                          隨著市民社會崛起,隨著老百姓權利意識的成熟,規劃逐漸產生了參與性。現在的規劃,市民生活在這個城市里,但其話語權并不多,包括經營性的城市規劃、互動型的規劃,如何通過非行政許可方式、采用經濟契約的方式約束市場行為也是值得我們研究的。
                          我前兩天在一個控規學委會的年會上做報告,我就講了,如果控規走不出行政許可的范圍,建立不起跟經濟契約法與相關法規之間的關系,建立不起來與民法,物權法之間的關系,那么控規就走不遠。
                          但是,在社會治理中,政府還剩下一個管底線的職能,即堅決管控住一些底線資源,其中最大的代表是敏感的自然資源和寶貴的歷史文化資源。為什么要強調空間規劃中人與自然的關系,就是這一部分社會空間權益是不可作價、不可交易的。這些領域內的規劃是典型的強管制規劃,應遵循的是科學,而非協商制度。

                          作者:尹稚,清華大學中國新型城鎮化研究院執行副院長、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

                       
                      版權所有:北京國建信源信息咨詢中心   
                      京ICP備11016107號-1 中文域名:全國勘察設計信息網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直播